字体【

中国历史上的女性,你最敬佩哪一个?

分类:励志故事 日期:2022-05-26 04:16人气:加载中...


好吧,老麦今天就与大家掰扯掰扯一位奇女子,因为她被称为——千古神相。 她一出生,便得到了始皇帝嬴政的青睐,传说她一出生就手握玉诀,玉上的文王八卦图隐隐可现,始皇帝嬴政听后,认为这是天降吉兆,于是亲自前往,赏赐其父黄金百镒(两千四百两),并责令其父好生抚养此娃。许负的父亲白拿了这么多黄金,自然不敢怠慢,给孩子请了最好的老师来教,可谁知没过几天,老师就被迫辞职——此娃太过聪明,已教不了了。 其父只得再另访名师,带女前往颍川寻访黄石公,不料多次寻访不遇,就在要..

好吧,老麦今天就与大家掰扯掰扯一位奇女子,因为她被称为——千古神相。

她一出生,便得到了始皇帝嬴政的青睐,传说她一出生就手握玉诀,玉上的文王八卦图隐隐可现,始皇帝嬴政听后,认为这是天降吉兆,于是亲自前往,赏赐其父黄金百镒(两千四百两),并责令其父好生抚养此娃。许负的父亲白拿了这么多黄金,自然不敢怠慢,给孩子请了最好的老师来教,可谁知没过几天,老师就被迫辞职——此娃太过聪明,已教不了了。

其父只得再另访名师,带女前往颍川寻访黄石公,不料多次寻访不遇,就在要放弃的时候,许负偶遇一白胡子老头,传其天书《心器秘旨》。得此天书后,许负潜心阅读,很快就从书中窥得天机,以“相面”而闻名天下,被汉高祖刘邦封为鸣雌亭候。

许负最出名的相面预测有三件,一是断言薄姬必生一天子;二是断言周亚夫封王拜候,但最终会饿死;三是断言汉文帝男宠邓通会贫困而死。三件事,咱们慢慢道来。

先说第一件事,薄姬生天子。当时薄姬还是魏王豹的宠妃,许负对薄姬说:你将来必生一天子。魏王豹听了这话,高兴的天花乱坠,以为自己将来要当皇帝,于是欣欣然的起兵造反了,结果是……被刘邦砍了脑袋。估计这魏王豹到死也在心里大骂着许负——骗子,全是骗子——而后来的结果是,魏王豹死后,薄姬被俘,当了一名纺织工,而某日刘邦路过工坊,看到薄姬,顿时心神颠倒,两人春风一度后,薄姬生下了刘桓——也就是未来的汉文帝——预言实现了。

第二件事,周亚夫封王拜候,最终饿死。当时周亚夫是绛侯周勃的次子,即便是候位继承,也该是老大大周的事情,怎会轮到他小周。可历史就是这么拽,大周因为犯了点小错误,被免去了职位,当朝天子重新找寻侯位继承人,小周周亚夫成功当选。成为侯爷的周亚夫,并没有止住飞黄腾达的脚步,后来封将拜相,显赫一时;可谁知,小周同学(此时已经是老周了)居功自傲,最终被打入天牢,饿死狱中——预言实现了。

第三件事,是汉文帝男宠邓通,贫困而死。当时邓通可是汉文帝周边的宠臣,官至上大夫,在听了许负的预言后,邓通惶惶然就找到了汉文帝,文帝一听,立刻赏赐了邓通铜山一座,命其主管财务工作——铸钱。这可是个大肥差,邓通很快就富可敌国,文帝嘚瑟:小样,都富可敌国了,我看他咋能贫困而死。可世事难料啊,文帝不久就驾崩了,邓通很快被抄了家,最终流落街头,贫困而死。

一代奇女子,后来隐居深山,再不问世事,江湖中,留下的只是姐的传说。

说明:本文老麦原创,如有转载,请联系作者本文,敬请关注:老麦说说。

(1)中国著名女性励志故事作文:

说两位近代史上我最尊敬的的女性,两位去世时,我都默默想,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逝如秋叶之静美”就是为她们而写的吧。原谅我回答这个问题时不能取舍其中任何一位。

一位是杨绛,一位是张可。

(年轻时的张可)

杨绛先生大家都很熟悉,就此不多言;张可是翻译家、戏剧学者,18岁便翻译出版了奥尼尔的剧本《早点前》, 后成为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教授,著有《莎士比亚研究》《莎剧解读》等,她的丈夫王元化与钱钟书合称为“北钱南王”。

(杨绛与钱钟书)

如果比较二人的经历,会发现,她们竟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。首先,二者都为名门之后,按日前流行的话说都是富养的小姐,但平素里却质朴简单;二人在翻译、戏剧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;她们也都温良优雅、谦和宽厚;她们与各自丈夫的爱情都让人羡慕与动容:两对夫妻在文革里都受到了迫害,但都相濡以沫,不离不弃。

(年轻时的张可)

在上海沦陷区这一段艰苦的岁月里,杨绛一方面节省开支,包揽整个家务,另一方面还为丈夫校阅编选文稿。我想杨绛先生除了优雅温和,最让我尊敬的是乐观豁达。在文革艰苦的日子里,杨绛一家总是笑着面对,做完红卫兵安排的体力活,依然不忘创作。文革期间,钱钟书完成了《管锥编》,杨绛完成了《堂·吉诃德》的翻译。

李健吾说,和杨绛在一起,你会觉得她和她的小女孩子一样腼腆。唯其有清静的优美的女性的敏感,淋到刻画社会人物,她才会把线条勾描得十二分匀称。

(杨绛与钱钟书)

张可的命运似乎更为坎坷,王元化在文革里因为胡风案受牵连,患上了心因性精神病,经常半夜跑到大街上。张可用柔弱的身体支撑起家,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,更难得的是,她从未放弃过丈夫的治疗。她深知丈夫内心对文学的热爱,于是引导丈夫跟自己一起读莎士比亚。有了思想上的充实和妻子的悉心照顾,王元化竟真的慢慢好转, 他写了大约十万字的莎翁作品评论,而张可都用小楷工工整整地把这些文字挪到稿笺上,设计封面,装帧成了一本本的线装书。

(右六为钱锺书,右四为王元化)

张可照顾了王元化22年,期间,王元化两次精神失常,两次在她的陪伴下奇迹般地康复。但最终,张可却倒下了,在讲台上中风昏迷,从此生活不能自理。而王元化先生至此开始照顾了她27年,直至2006年去世。两年后,王元化先生也随她而去。

我始终记得王元化对妻子深情的评价:张可心里似乎不懂得恨。我没有一次看到她以疾言厉色的态度对人,也没有一次听过她用强烈的字眼说话。我的坎坷命运给她带来了无穷的伤害,但是她都默默承受了。

(年老时的张可与王元化)

余秋雨是张可的学生,他在《长者》里有提到,那时上戏的学生们总是停下手中的工作冲出去看,不是看外国人,而是看张可老师,看她的举手投足,言谈风度。

由此,我想到,常在文学作品或者影视作品里看到这样的主角人设:经历一系列摧残和险恶,会变得冷酷、有心计,而作者也会竭力去为他们之后的手段正名。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热播电视剧《甄嬛传》,入宫时的甄嬛善良柔婉、天真,后来遭到各种陷害之后开始变得冷漠凛冽、甚至有评价说是心狠手辣,最终通过缜密的计划报仇雪恨登上权利之巅。

前后,甄嬛的容貌与性格似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虽然在电视剧里是化妆术的作用,但这样的人物设定在影视剧里似乎备受推崇,经历磨难,从“无邪少女”变为“腹黑女王”,并且颇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。

当然,我无意批评这样的小说、编剧模式,毕竟这样写一部火的小说一部火的影视剧很难,不必苛求太多,我只是想作个对比,因为在杨绛与张可身上,我看不到一丝残酷命运带给她们的戾气,唯有纯真和平静。也许这就是真正美好吧。

原创码字难,孜孜考证苦。

客官请留步,先赞再关注。

——靠谱写历史,轻松聊经济。

拒绝粘贴复制,从不百度抄袭。

请关注经史通义,不负有深度的你。

本文永久网址